劇情解說系列:冷港主線(連載更新中)

前言

ESO的主要背景劇情的時間點是第二紀元582年(設定中的寫法是2E582,E即Era,紀元也)

人類帝國與神契

泰姆瑞爾大陸在第一紀元時發生了奴隸起義,由艾萊西亞率領奴隸反抗亞曆德精靈帝國,建立了第一個人類帝國。關於這個帝國開始的標誌性事件,普遍認為是艾萊西亞獲得龍神/時間之神阿卡托什(Akatosh)的祝福,阿卡托什賜予艾萊西亞女王諸王護符(The Amulet of Kings)與龍燄(Dragonfire)作為許諾,只要是艾萊西亞的後裔,就是正統的龍裔帝王(Dragonborn,但請注意這個龍裔不是五代中的那一種龍裔)。

阿卡托什的祝福,也可說是人類與神的契約:只有龍裔能佩戴諸王護符、點燃龍燄。這不只是統治身份的正統合法性,而是因為點燃龍燄就能夠維持奈恩星球(Nirn)的安全,不被魔神的位面入侵。

可以簡單的說,整個上古卷軸的基本設定,就是眾多魔神想方設法玩弄奈恩星球的故事。

龍裔君主與篡位者

第一紀元末尾,泰姆瑞爾大陸上第二個人類帝國,雷曼王朝(Reman Dynasty)因暗殺而絕嗣之後,陷入了衰微與紛爭。象徵帝國正統神契的龍燄熄滅,而只有持有諸王護符(The Amulet of Kings)並且是第一帝國艾萊西亞後裔的龍裔(Dragonborn),才有資格與能力重新點燃龍燄。如今諸王護符下落不明,這也意味著帝國不知何時才能找到正統繼承者穩定局面。

雖然雷曼王朝絕嗣,但帝國並非權力真空,除了上古議會(The Elder Counsel)持續運作之外,在雷曼王朝之後還有一些篡位者,例如在2E541入侵高岩省的黑龍氏族的杜科拉赫(Durcorach the Blackdrake),他建立了一個僅有30年左右的長屋王朝(Longhouse Emperors)。

長屋王朝最後一個統治者名叫列歐維克(Leovic),他在2E577被科羅維亞的貴族瓦倫.阿奎拉里奧斯(Varen Aquilarios) 推翻而身亡。瓦倫.阿奎拉里奧斯雖然實質上掌握了王位,但他對自己稱帝的正統性耿耿於懷。為了找回諸王護符,他組織了一個五人集團(Five Companions),在桑卡托(Sancre Tor)的遺址中找到了諸王護符。接著,五人集團中,著名的死靈法師曼尼馬可(Mannimarco)說服了大家,他聲稱可以透過儀式與阿卡托什溝通,讓阿卡托什將瓦倫的血統轉換為龍裔,如此就能重燃龍燄,穩坐大位高枕無憂。

誰知曼尼馬可別有用心。他的儀式是透過諸王護符的神器法力,逆向撕開奈恩與魔神的堙滅位面(Oblivion)中間的阻隔,好讓主管殘暴與支配的魔神莫拉格.巴爾(Molag Bal)能肆無忌憚入侵奈恩,在人間收割靈魂。這就是Soulburst事件,發生在2E579。之後地面上到處出現了從莫拉格.巴爾的位面入侵的暗錨(Dolmen),直通冷港的魔族從暗錨湧出,為禍世界。

劇情任務解說

在冷港失去靈魂(Soul Shriven in Coldharbour)

由於ESO的眾多劇情線可以個別獨立遊玩,此一冷港主線雖然是遊戲發售以來最早的一個故事線,但觸發的時機可以由玩家決定。

按照ESO陣營主線的設計,當玩家離開各自陣營的新手島後,就會進入大陸上各自陣營的主要地圖:

  • AD陣營:Khenarthi's Roost(新手島)--> Auridon (正式區)
  • DC陣營:Stros M'Kai(新手島)--> Betnikh(新手島)--> Glenumbra(正式區)
  • EP陣營:Bleakrock Isle (新手島)--> Bal Foyan(新手區)--> Stonefalls(正式區)

但無論玩家之前在哪裡活動,或是有沒有進入陣營主線任務,只要第一次進入屬於你陣營地圖的任何一個城市,就會遇到一個戴兜帽的女子(Hooded Figure)主動向你攀談。

如果選擇理會她的話,她會請你去見她的恩人(Benefactor),因為她的恩人有個影響世界的大事想要跟你談談。你若問她是什麼大事,她回說:「假如是什麼很公開很容易討論細節的事情,他何必送個使者來傳話呢?他只會跟你談。」

接著地圖會出現會面地點指示,會面地點在下面的城市區域內。進入後你就會見到這位恩公:

  • AD陣營:Vulkhel Guards
  • DC陣營:Daggerfall
  • EP陣營:Davon's Watch

然後就是一段過場動畫。你被幾個人打昏,醒來時已經是一個囚犯,被拖到一個房間裡,被一個法師當胸捅死,抽掉了些什麼,最後,你在一個淒冷灰藍色的牢房裡醒來。這裡就是莫拉格.巴爾的位面,冷港(The Coldharbour)。

注意:如果你只有購買ESO遊戲本體,完全不含任何章節,那麼遊戲將從牢房醒來開始,沒有前面的誘捕情節。

你不需要擔心在牢裡面會失去裝備與武器,一切都跟打昏之前一樣。

當你靠近牢房門口,會出現一位身材高大的女人拿著斧頭跑來問候你,並且幫你暴力開門。她的名字叫做莉瑞絲(Lyris Titanborn),跟你一樣是被抓來,打算逃出這個地方。如果你在此任務是完全新手,那麼出了牢門她會指示你從附近屍體掏一把武器來一起戰鬥。跟隨她前進,殺掉兩個看守的魔族後,會在一道門邊看到一個老人的幻影。這個老人稱呼你為痕跡(Vestige),自稱也是在此地的囚犯,並且要求你幫忙救他出來,作為報答,他也會把你帶出去。

這個老人似乎是莉瑞絲熟識並且尊敬的人,她稱呼老人為先知(The Prophet),她也要你幫忙救老人出去:

老人的牢房有特別的看守,它們像監視器一樣代替莫拉格.巴爾張望。劫獄的策略就是去把這個監視器弄瞎。穿過一個熔爐間,殺掉幾個魔族,就會來到一個比較像室外略開闊的地方,跟著任務指示右轉上坡,就會看到一個眼睛狀的監視器。攻擊它就能把它消滅。

弄瞎監視器以後下樓過河,可以不用驚動守衛,跑到先知的牢房門口,但莫拉格.巴爾早已料到這一步,提早把先知弄走了。莉瑞絲建議說,既然此路不通,附近有一個對冷港非常熟悉的怪人叫做卡德威爾爵士(Sir Cadwell),他應該會知道別條路。

卡德威爾爵士是重要的NPC,日後其他章節也有他的戲份。此時他正在營火邊彈著完全走音的琴,唱著怪怪的歌。

這位鍋蓋頭爵士告訴你沿著河邊走就能走到地下間,有個梯子爬上去直通先知牢房(他為什麼知道先知已經在那裡了......)。前往地下間的途中,莉瑞絲會碎念說這個卡德威爾好像在冷港過得很開心很愜意,真是搞不懂。這時會有一道門需要開鎖,鎖的難度是「微不足道」(Trival),如果你是新手完全不會開鎖也不要緊,因為可以百分之百暴力破解。跟著畫面下方指示即可。

抵達先知牢房後,可以看到先知被囚禁懸浮在正中央的一顆球裡。莉瑞絲突然跟你說,她不能走了,因為要把先知救出來,必須要有一個人頂替他的位置,她自願完成這個交換。她囑咐你在交換的過程中保護她。從左右兩邊會各冒出一個魔族看守,殺掉以後,關掉兩個機關,完成了驚心動魄的交換。

老人掉到地上,快意大喊重獲自由。你會發現他穿著破爛的長袍、拖鞋、還顯然是個視障人士。他催促你要趕快前往暗錨繫泊處(Anchor Mooring)才能逃離冷港。

當然,莫拉格.巴爾不是吃素的,在暗錨繫泊處他派了一個怪物來阻止你們。這個大骨頭怪對全新手略有難度,血量約100K,但先知會幫忙,所以不用擔心打不動。打死以後會掉落一個項鍊,附魔是可以加血量的。

打敗骨頭怪後,先知告訴你,你必須先使用一顆天空碎片(Skyshard)。這是來自神之領域(Aetherial)的能量精華,可讓你獲得實體的身軀以便返回奈恩。接著他召喚了一顆,供你取用。隨後先知向阿卡托什祈禱,懇求祂的拯救與賜福,打開通道讓遊蕩的靈魂回家,挫敗莫拉格.巴爾的意志。前方出現亮光,你靠近後就會自動觸發飄升的動畫,消失在白光裡。

再次醒來後,你會見到先知透明的幻影出現眼前。你醒來的地方隨你所屬陣營不同而異。

  • AD陣營:Khenarthi's Roost(新手島)
  • DC陣營:Stros M'Kai(新手島)
  • EP陣營:Bleakrock Isle (新手島)

先知說,離開冷港以後,他跟你就在傳輸過程中走散了,你在這裡醒來,而他在另一個地方(他會粗略的描述那是個怎樣的地方)。

你問他是否還會再相見,他說當時機成熟時,他會要你去他的所在地。他希望能償還莉瑞絲巨大的犧牲。但現在,你就自己先去探索吧,找到你的方向,看看是誰救了你。任務完成。

避難所(Harborage)

承上個任務結束,你推門離開後,先知的幻影就消失了。接著隨陣營不同,你將可以展開各陣營的初始任務。如果你想要按步就班體驗劇情,出門後遇到的第一個NPC,頭上會有一個菱形的任務記號,可以向他/她接下任務。

如果你想專心在主線上,那麼請移步到你陣營的指定城市(如下列),你會再次看到先知的投影,他會告訴你他的避難所(the Harborage)就在附近,是個可以安全討論救世大業的地方,請你去一趟。

  • AD陣營:Vulkhel Guards
  • DC陣營:Daggerfall
  • EP陣營:Davon's Watch

依照玩家所屬陣營的不同,避難所共有三個地點。如果你跑到不屬於自己陣營上的避難所,雖然也可以發現該處,但無法使用。避難所在地圖上是可以直接點選傳送,不必花錢的,相當方便。

每個避難所的內部長相略有差異。

總之,與先知重逢後,他會向你交待你先前為何會被綁去捅死,你的靈魂為何會被莫拉格.巴爾抽走,使你成為無魂的痕跡(Vestige),困在冷港。這一段任務十分簡單,主要就是看故事。先知將邀請你進入他的心靈空間,帶你複習這一切的起源。

先知給你看的第一個景象是上古卷軸。

「我的故事是這樣開始的:我在蛾祭司(Moth Priests)的修道院門口醒來,對我之前的經歷一無所知。蛾祭司們出於憐憫收容了我。我當時虛弱瀕死。也就是那時候,我初次見到了上古卷軸,於是我奉獻此生研究卷軸預言的奧秘。」

「這些卷軸讓我得以窺見精確細密的真相,但每一個深刻的洞察都耗損了我的視力,最後使我永遠目盲,遠離了世界之光。」(上古卷軸內是流動的預言,每一個研讀上古卷軸的人都會付出視力的代價)

接著他停下腳步,開始向你介紹五人集團的來歷。五人集團是為了尋找諸王護符而組織的,包括以下成員:

  • 巨人之女莉瑞絲:她有巨人的血統,是以一擋百的超級戰士,出身天際省,為帝國服務。
  • 阿布拿.薩恩(Abnur Tharn):力量強大的法師,也是上古議會的首席大臣(Grand Chancellor)
  • 賽伊.薩汗(Sai Sahan):紅衛人,劍術大師,是帝國的神龍衛(Dragonguard)領袖
  • 瓦倫.阿奎拉里奧斯(Varen Aquilarios):帝國的皇帝,試圖重燃龍燄卻失敗。
  • 叛徒曼尼馬可(Mannimarco the Traitor):別號蛆蟲之王(The King of Worms),強大的死靈法師,也就是他把你捅死的。

先知說,曼尼馬可說服瓦倫,可以用諸王護符向阿卡托什祈求,神心大悅的話,就能讓瓦倫變成龍裔。從這邊的過場對話我們會發現五個人的性格跟對立關係。莉瑞絲對法師都不抱信任,尤其討厭曼尼馬可,不太相信這樣的儀式會有什麼好結果;阿布拿姿態高傲,覺得莉瑞絲很吵,希望瓦倫叫她閉嘴。薩汗出來勸架,重申今天大家聚集此地是為了讓皇帝能名正言順坐上紅寶石寶座(帝國皇帝寶座)。

瓦倫轉頭請阿布拿實施儀式,阿布拿照做。但是馬上就出了問題。天空裂開一個口子,從儀式的火盆中衝出黑暗魔法的光柱,緊緊攫住瓦倫,並把其他人打在地上。曼尼馬可此時露出真面目,漂浮到火盆上方,大聲譏笑瓦倫的貪婪與妄想,現在奈恩與堙滅之間的阻隔已經裂開,支離破碎。

「我的主人,莫拉格.巴爾,此後將長驅直入,佔領泰姆瑞爾!」

這就是Soulburst事件。之後,先知會展示給你看何謂暗錨(Dolmen/Dark Anchor),那就是莫拉格.巴爾入侵奈恩的據點。之後你在地圖上,會遇到許多這種天降大錨的地方。清理暗錨算是遊戲中常規的世界事件(World Event),可以提供不錯的獎勵。

看完這一套故事以後,先知便會帶你重返人世。接著他會告訴你,此刻他正在想辦法把莉瑞絲從冷港中救出,一旦他有新的線索,會再跟你聯絡。任務結束。

巨人之女(Daughter of Giants)

在冷港主線的前半段,你走出避難所往城市方向走出幾步,就會很快被先知的投影攔路招呼。

先知告訴你他已經有莉瑞絲的下落,要你火速前往避難所,準備把她救出來。

在避難所中先知告訴你莉瑞絲的遭遇:

莉瑞絲在哭泣監獄(The Wailing Prison)代替我的位置,讓我們逃出來以後,魔族就把她移到悲傷熔爐(The Foundry of Woe)囚禁起來。那裡充滿了絕望與折磨,她被迫無盡地為敵人鍛造武器。

接著先知開啟一道傳送口,將你送往悲傷熔爐。一抵達,你就會看到莉瑞絲混在一群行屍走肉一般的空殼之間,看起來十分茫然無助。上前與她交談,她說自己被他們動了某種手腳,她的記憶、感受都被破壞了,她覺得自己現在無法離開,這些被破壞的記憶與感受分別被鎖在這裡的不同地方。

她感覺自己勇氣與意志還有自我都被剝奪。如果要逃出去,勢必要把這些部份都找回,但她害怕自己無法面對內心最可怕黑暗的記憶。這時你便承諾與她同行,一起面對。

首先來到第一個區域,這一段莉瑞絲要面對的是她的悔恨。這裡進來迎面就是一個諾德式墳墓。莉瑞絲告訴你,這是她父母的墳。

這怎麼可能!這裡看起來就像我小時候在天際省住過的老家!我父母的墳。我母親生我的時候難產而死。我父親十分疏離又冷漠。我想他是怪我的出生害死了母親。我十六歲就加入傭兵遠走他鄉,再也沒有回家見過父親一面。後來他被一個多年仇人謀殺了。

在墳墓邊有一座被燒塌的房子,你會見到莉瑞絲的父親的靈魂出現在裡面,跟上去靠近觀察,接著殺死她父親的人也出現了。這時你要出手干預,把殺她父親的兇手解決掉。之後與她父親的鬼魂對話,告訴他,他的女兒為他的死無比自責。

接著是一段父女和解場面。莉瑞絲的巨人血統來自父親,母親是諾德人。她的父親向莉瑞絲說,他怪的是自己,絕對不是女兒,因為他讓妻子懷了巨人的孩子,才奪走她的生命。此後只要看到女兒,就無法不痛苦地想起妻子的死。莉瑞絲這才知道父親其實深愛自己,而他當年不願意多看自己,竟然是這個心碎的原因。

與心中的悔恨和解後,走到下一個地方。眼前是一個帝國軍隊駐紮的營房區。原來這是莉瑞絲在瓦倫麾下打仗的那段日子。而這一段要處理的,是莉瑞絲的孤獨。幾個官兵鬼鬼祟祟地交談,說他們把莉瑞絲的裝備藏起來了,他們等著欣賞她找不到盔甲時暴跳如雷的樣子。

莉瑞絲告訴你,自己在軍隊中努力盡忠職守,但是其他人只當她是個怪胎,時不時捉弄她,把她的盔甲偷偷拿走藏起來,使她因為儀容不整而受罰。

這時你可以用潛行的方式幫莉瑞絲把盔甲取回,但是實測發現直接走到三個箱子邊也不要緊。莉瑞絲取回盔甲穿上後,信心恢復很多,幫她打敗三個欺負她的士兵,就可以離開這一間。

出來後,進入一段下坡路。這時會在路上遇到一個不速之客。莉瑞絲看到他便大怒。原來那是阿布拿.薩恩的投影。莉瑞絲指控他一定是跟曼尼馬可合作了,背叛了其他人(因為儀式的主要操作人是阿布拿)。阿布拿堅稱自己是要來幫忙的,為了證明自己的善意,他提出一個和解的禮物:莉瑞絲的雙手斧。

當然這斧頭不可能放在那裡白拿,還是得先打敗一個有點硬的小怪物。這種Clannfear小恐龍最討厭的就是第一招一定是撲上來把你打趴,記得格檔就可以。

這段主要是幫助莉瑞絲克服盲目的仇恨。取回武器的莉瑞絲自信大振,隨即表演了一招空手劈大石,硬生生打出一條通道。接下來進入的是回聲監獄(Prison of Echoes)。這時出現了另一個熟人的投影。是那個紅衛劍術大師賽伊.薩汗,正被曼尼馬可拷問,逼他說出諸王護符的下落。投影消失後,你會發現莉瑞絲情緒非常激動(感覺兩人關係頗不一般)。

最後一關裡,莉瑞絲的恐懼、懷疑、孤獨都回來了,她所要面對的,是這生最終極的最實體的恐怖。幫助她打敗最後一關,先知為你們開的通道就在眼前。

回到避難所後,莉瑞絲向先知匯報這路上她見到阿布拿與薩汗的投影,同時也知道薩汗正受到嚴刑拷打。但是要想把薩汗從曼尼馬可那裡救出來,還要再想想辦法。這段時間就先讓莉瑞絲休養生息。任務完成。

追逐陰影(Chasing Shadows)

離開避難所之後,你又被先知的投影叫了回去。先知告訴你,雖然他還沒找到薩汗的下落,但莉瑞絲聽說附近出現了蛆蟲教派的邪教徒(Worm Cult,大家可姑且理解為曼尼馬可的人間崇拜追隨者,到處搞死靈法術作亂,全大陸地圖上很容易遇見),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做什麼事情。他要你去附近城裡打聽什麼可疑的人事地點。

依照你所屬陣營不同,這兩個線人各自不同,但都有明確的任務標記在他們頭上,所以並不難找,你可以選擇賄賂其中一個,不過這不影響你找到可疑地點的進展。

這可疑地點也就在城裡附近,會是一個地下室,進去以後無論陣營,格局都一樣。

門口有一個會冒刺的陷阱,走過去的時候要注意。他會緩速,還有DOT傷害。可以從旁邊繞過去。

路上的小怪都是地上趴的骷髏突然復生來打你。簡單收拾一下。

進到內室會有個邪教徒叫做Aldimion,站在藍綠色的儀式圈裡作法,把他幹掉。他的血量大概125K,是個法師,會召喚一棵樹一樣的圖騰一起攻擊你,只要趕快打掉他本人就可以,圖騰會一起消失。

打敗Aldimion以後,會看到旁邊祭壇上有個圓圓發出詭異紅光的法器(Orb of Discourse),使用之後就會出現阿布拿的投影。他有些驚訝但是態度傲慢地問道:「為什麼要打擾我?你為何要跟我聯繫?」

你回答:「誰?你說我?」

阿布拿:「對,你給我說清楚,低能的白痴,你找我純粹是意外嗎?」

如果你有法師公會技能線的第一個被動技能「說服」,此時可以選擇說服阿布拿:

原諒我,大人,但有些事情我想您可能會有興趣。

選擇說服的話,他接下來的回應:

喔,那就有屁快放。我沒那個時間。順帶一提,你的偽裝真是爛透了,看起來像個三流冒險小說的角色。

如果選擇不說服,直接問他是誰:

你竟敢跟我......等等,你不是跟他們一夥的。有意思,你現在是在跟阿布拿.薩恩說話,尼本內(Nibenay)的大領主,上古議會的首席大臣。

你可以更白目一點,直接挑戰他:「帝國大臣?那你在這裡幹什麼?」他的回答是:

我講錯的話你大可以糾正我。但,不就是你來找我的嗎?有意思,我猜你只是個笨老土,還是什麼別的?

接著表明來意,問起薩汗的下落。這邊阿布拿的反應會不同。若先前選擇說服,你會委婉的問他最近聽說有人在談論薩汗:

是嗎?我不相信那個紅衛人還有什麼朋友,至少在這個世界上。別擔心,賽伊.薩汗現在被鎖得好好的,就算他們發現他的所在地,去救他也是自尋死路。

若選擇不說服,就直接說自己正在找薩汗:

你真的想找他?我不相信那個紅衛人還有什麼朋友,至少在這個世界上。讓我給你一個建議,不收錢的。別理會什麼薩汗了,就算我告訴你他在哪裡,去救他也是找死而已。

你追問他是否真的知道薩汗的下落。若先前選擇說服:

我當然知道。但我可不打算把這麼致命的祕密告訴一個蠢笨的奴才。
現在快滾吧,要是你下次找我沒有什麼更充分的理由,我一定要找你的獄卒,好好懲罰你的低能。

若選擇直說,他的回答:

我當然知道。但你真以為我會得罪曼尼馬可把這個告訴你嗎?當然不會。
啊,這裡的主人回來了,他看起來不太爽。再見!

接著,房間裡出現了另一個邪教徒。倘若你先前選擇說服,這邊可以少打一場架。如果你沒有選擇跟阿布拿嘴砲,這邊就必須除掉那個邪教徒才能脫身。打完架要把那個法器帶走。

回到避難所把法器交給先知,告訴他你的所見所聞。莉瑞絲聽到阿布拿的名字,告訴你她非常厭惡他。這邊可以選擇問莉瑞絲她對阿布拿的看法,不問也可以。任務完成。

蛆蟲的堡壘(Castle of the Worm)

這次先知投影來找你,他說,迷霧已經散開,我們的方向已經揭露,請快來避難所,有個不請自來的客人指名要見你。

進了避難所,看到這個客人,居然是阿布拿.薩恩,簡直蓬蓽生輝。

先知告訴你,阿布拿自稱知道薩汗的所在地,但是不肯告訴他,他指名要跟你談。這次阿布拿口氣雖然一樣跩,但是因為有求於人,顯得微微收斂了。

曼尼馬可跟他的主人有個黑暗又可怕的計畫。要阻止他們,你得要找到諸王護符,而要找到諸王護符,就得先找到賽伊.薩汗。
…… 我知道他的下落,我也願意分享這個情報,但是呢,我希望有交換條件。
…… 倘若曼尼馬可知道我們交談過,他會把我滅口,對他而言我太危險,因為我知道太多了。所以,我,阿布拿.薩恩,尼本內的大領主,上古議會的首席大臣,正式向你要求庇護。
若你將我從曼尼馬可的堡壘中救出來,作為回報,我就告訴你薩汗被囚禁的地點。

聽到阿布拿用他自己的性命跟薩汗的下落軟硬兼施,似乎也沒有別的選擇。先知指定莉瑞絲陪同你一起去救阿布拿。他打開傳送門,將你們送到一個破爛的房子裡,阿布拿的投影也在那裡迎接你們。

但是阿布拿並不知道要怎樣幫助你們穿過層層關卡進到曼尼馬可的城堡中救人,還說:

既然你是主角,那就即興表演啊!

出了房子,那就問路唄。房子外面有許多看起來跟冷港監獄很像的行屍走肉活死人,他們都是曼尼馬可的奴隸。有兩個NPC頭上有記號可以問,只要問一個就可以。他們都會向你建議去找卡德威爾爵士。但卡德威爾目前正被專人看管中。

卡德威爾所在的房子離這裡不遠,門口有兩個守衛,尚不難打,但是看守他的那個劍盾大個子對新手就一點點吃力了,血量約150K。他的技能有劍盾的低砍(Low Slash)會造成緩速,以及持盾衝鋒(Charge)可以將人撞倒癱瘓數秒。避開他的衝鋒路徑儘量側面攻擊他。

打敗守衛後,卡德威爾建議你從城堡的蓄水池進去,他會在裡面和你會合。他要求你一路上保護他,好讓他沿路把門弄開。這邊你會遇到的敵人主要是小恐龍Clannfear還有魔族鱷魚怪Daedroth,小心他們的控場技能,新手也能度過。卡德威爾整頓了三個蒸氣閥門後,就到了堡壘內部。

堡壘內有兩個蛆蟲教徒在聊天,其中一個說,曼尼馬可覺得關在這裡的那個薩恩已經沒有用處了,正打算剝了他的皮把他做成怪物。另一個叫他閉嘴回去工作。

阿布拿的投影又出現了。他告訴你,再往內的門被魔法封住,開門的方法,需要你自己製作一個肉體元素(Flesh Atronach),但他只是遠端投影,沒辦法親自執行,只能遙控你去做這件事。要做肉體元素,首先要找到四塊肉。

這四塊肉第一個很容易在上坡的樓梯上撿到。莉瑞絲表示噁心。

接下來你可以選擇沿路打三隻其他的肉體元素來取得肉。有個比較有挑戰性的方式在這個位置:

這個地方可以一次拿到兩塊肉,但你必須打敗一隻血量200K的大型石像怪。建議對戰鬥沒有信心的可以避開這裡。

收集完肉塊,抵達魔法封印門邊,阿布拿已經在那裡擺好(不知道怎麼擺好的......這我們就不要去追究了)了法陣跟符咒,你把肉放在法陣上,按照符咒施行儀式,我們的一次性肉體元素就做好了。阿布拿還會皮笑肉不笑的稱讚你有當死靈法師的天份。

穿過門之後直通堡壘頂端,見到阿布拿正被兩個曼尼馬可的手下糾纏。阿布拿似乎是在這裡替曼尼馬可檢查靈魂石(因為曼尼馬可捅人後需要容器收割靈魂),而那兩個手下對阿布拿的工作效率頗不滿意。

打敗這兩個邪教徒,終於跟阿布拿說上話。他會告訴你,曼尼馬可根本無心侍奉莫拉格。巴爾,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拿到諸王護符,然後反過來設計莫拉格.巴爾,利用護符的力量將之捕捉消滅,好自己取而代之成神。

這時,曼尼馬可的投影又出現了,他一杖就把阿布拿打到地板下,口出狂言:

唉呀唉呀,薩恩。別把我的祕密講出來嘛,快回房間去。我等一下再來對付你。至於你,親愛的莉瑞絲,你在鑄造間的空位還留著呢,還特別給你訂做了打不破的鎖鏈。至於你,你是我眼中釘、心頭刺。你有多厲害,要不要現在試試看?

曼尼馬可會招喚三波敵人,都是骷髏系怪物,但是無法攻擊他本人。第一波只有六個骷髏小怪,第二波除了骷髏小怪,還有底下突起的多個鎖鏈會有AOE傷害。第三波則會有一個大骨頭怪。大骨頭怪本身會招喚小骷髏,注意集中攻擊骨頭怪本體較有效率。

這三波處理完畢後,阿布拿又從地板上爬出來(?),大喊你膽敢對首席大臣動手,接著兩人開始比拼內力。這時候阿布拿會叫你出手攻擊曼尼馬可,幫助他勝利。

將曼尼馬可趕走後,三人一同離開。路上莉瑞絲譏笑阿布拿是「有史以來從塔裡救出的最醜公主」,阿布拿則說「我好驚訝,以你這種沒受過教育,腦殼子又經常挨揍的人,居然還有點牙尖嘴利是怎麼回事?」

卡德威爾在路上幫你們開門,這時可以跟他對話,你可以在此勸他離開冷港到避難所去,或者讓他留在此地,因為人間太危險了。總之卡德威爾帶你們從一個排水口跳到飄滿浮屍的蓄水池,先知的傳送門也已經就位。

回到避難所後,阿布拿忿忿不平地說道自己的頭銜、財產、生活都被曼尼馬可剝奪了,他一定要付出代價。但向阿布拿追問薩汗的下落,他卻說:

啊,這個啊,嗯哼。老實說,我不知道他精確的位置,但我確定他是曼尼馬可的囚犯,而蛆蟲之王正想辦法從他嘴裡拷問諸王護符的下落...... 在你暴走之前,我要澄清一下,我真的不知道他確定的位置,但是我可以找得到,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說時遲那時快,莉瑞絲一拳就把阿布拿揍倒在地。

先知上前勸架,並且說,大家都是不得已,我們也是沒有說實話。阿布拿聞言道,喔?你們的痕跡(Vestige)還不知道真相?你們竟然沒有告訴他/她?

你看得一頭霧水,先知向你愧疚地承認說,他就是瓦倫.阿奎拉里奧斯。是他的傲慢與貪婪把世界變成這個樣子,他擔心先前如果讓你知道,你會出於義憤直接殺死他。他懇求你繼續幫助他消滅莫拉格.巴爾的位面接合計畫(Planemeld),事成之後,假如你還是對他不爽,可以任憑你處置。

任務結束。現在目標明確了:找到薩汗的下落。

薩恩之言(The Tharn Speaks)

救回阿布拿之後,接著你會收到的訊息是來自一個小魔族怪物(Banekin),牠要你就近前往附近的法師公會大廳,說阿布拿有事找你。

進了法師公會找到阿布拿,你會發現他穿著法師公會普通成員的制服,不是之前那個紅通通張牙舞爪的衣服。他說感謝你關注他的時尚品味,可惜這無關緊要。接著他說已經有了薩汗下落的線索,要你陪他外出一趟。

這邊根據你所屬陣營不同,要去的地城分別是以下三個之一:

AD: Wormroot Depths(Gratwood)

DC: Norvulk Ruins(Stormheaven)

EP: Knife Ear Grotto(Deshaan)

阿布拿要求你到這指定的地城裡面跟他會合,這些地城都是魔族崇拜者的祕密祭壇所在。這時你可以問他一些私人的事情,他會跟你說,他的女兒克莉維亞(Clivia)現在是帝國的攝政女王,她跟他的姪子賈瓦德(Javad)一起,這兩個表兄妹都是莫拉格.巴爾的狂熱崇拜者。他感嘆因為自己的叛逃,恐怕將讓他的家名蒙羞,但阿布拿畢竟是對帝國忠誠的大佬,關心的還是帝國的存亡絕續。

進了指定的地城跟阿布拿會合後,目標很明確,有三個法器叫做傳音石(Speaking Stones),需要一一啟動。這些傳音石,第一個會顯示薩汗的投影,後兩個是曼尼馬可的投影。

這個紅衛頑石是沒辦法用尋常的刑訊技巧。肉體上的折磨根本無用。我已經下令把薩汗送到折磨之廳(Halls of Torment),那位女爵會非常歡迎這位...... 新客人的。

阿布拿會告訴你,這個折磨之廳是冷港最恐怖的監獄,在裡面的犯人會面對自己內心最恐懼的事物。在進行下一步之前,他得先做點功課。然後他開了傳送門自己跑了,也不讓你搭便車。

回到避難所,向瓦倫彙報。瓦倫說他會跟阿布拿一起研究一個安全的營救方案。任務結束。

折磨之廳(Halls of Torment)

瓦倫投影通知你,他們已經準備好要出發去營救薩汗,請你回來避難所一趟。

一進門,就看到莉瑞絲跟阿布拿這兩個死對頭在吵架,他們都堅持自己是最適合的人選。莉瑞絲說自己是薩汗最好的朋友,而薩汗也是她「最好的朋友」,當然是她去。阿布拿說,就憑你?你最厲害?你對冷港懂什麼?你對魔族懂什麼?還是只是因為你像個小女生一樣單戀那個打赤膊的長毛象?

跟瓦倫交談。他建議你只帶一個去,因為怕他們合不來而誤事。阿布拿自薦他是個魔族專家,而莉瑞絲則說自己忠誠可靠。無論你選哪一個,後面的劇情都會有若干意外的尷尬。選妥同伴後,瓦倫開了傳送門將你們送到折磨之廳。

一抵達就會聽到曼尼馬可譏笑薩汗,逼問諸王護符的下落。到第一個房間之前,路上有很多這種尖刺的機關,有緩速與DOT傷害,請小心前進。

靠近第一個房間,你會發現竟然是阿布拿在拷問薩汗,原來那是阿布拿.薩恩的幻影(Doppergänger)。走得夠近,這個幻影就會開始攻擊你和你的同伴。幻影有一個大範圍AOE招式傷害相當高,靠太近可能會出人命,請小心避開。

殺死幻影後,這時你會聽到折磨之廳的女主人痛不欲生女爵(The Duchess of Anguish)的聲音:

真感人!你的朋友來救你了。可惜他們來得太晚。現在來下一輪吧,你一定會很享受的。

薩汗在一陣藍色火焰中消失了。如果你的同伴是莉瑞絲,她會告訴你,阿布拿對薩汗的嘲弄其實傷害他很深,只是他表面上都不說。如果你的同伴是阿布拿,此時他除了表示對見到自己幻影的尷尬之外,還會說這個場景是來自於他有一次跟薩汗為了紅衛人失傳的武術「劍歌」(Sword-Singing)起過嚴重的爭論,因為薩汗覺得自己未能成為「劍歌者」(Sword-Singer)是他最大的失敗,阿布拿卻在這點上深深侮辱了他。

到了下一個拷問間,你會聽到莉瑞絲的聲音:

親愛的賽伊,護符在哪裡?只要你說出來,我們就可以永遠幸福快樂地在一起。...... 難道你不想這樣嗎?

你會看到莉瑞絲的幻影跟薩汗被籠罩在一個盾裡,盾的來源是這四個角落的光柱,靠近柱子時,柱子邊的光圈會生出一些魔族打你。除掉魔族小怪,分別解開四個柱子,就會解除盾,莉瑞絲的幻影便開始攻擊你。這個幻影是比較強大的雙手武器技能,很容易將人擊飛,注意格檔。

打敗這個幻影後,如果你的同伴是莉瑞絲,她會一面詫異一面害羞一面矜持地否認剛剛那個場景裡幻影說的話,再三強調自己跟薩汗只是好朋友。如果你的同伴是阿布拿,他就會說自己早就懷疑他們在一起了,看來是真的。

繼續前進到最後一間,這邊拷打薩汗的是瓦倫的幻影。瓦倫斥責薩汗沒有保護他,並且說薩汗根本不值得信任。跟前面不同的是,瓦倫的幻影很容易就驅散了,痛不欲生女爵自己現出本相來攻擊你。女爵同時有近戰與魔法兩種攻擊,也會召喚火焰元素。

打敗這個拷問者後,薩汗終於重獲自由。他向你保證自己絕對沒有洩漏諸王護符的下落。透過瓦倫準備的傳送門回到避難所後,他們會告知你,諸王護符現在存放在桑卡托遺跡(the ruins of Sancre Tor)裡,被強大的魔法屏障保護,開啟這個屏障的鑰匙,正由薩汗以前的導師卡素拉(Kasura)保管。就待薩汗靜養恢復後,就能啟程去取回護符。

若剛剛你是跟莉瑞絲一同前去,此時跟她交談,她會再三拜託你千萬不可以把她的幻影那段事情告訴別人。

任務結束。

刀鋒的山谷(Valley of Blades)

找回諸王護符的任務分成兩階段,第一段是去找薩汗的導師拿回鑰匙,第二段是前往桑卡托遺跡取回護符。這兩段任務,都會有阿布拿、莉瑞絲與薩汗陪同。

在最早期的ESO遊戲中,這段任務限定在較高的等級(刀鋒的山谷限定Lv35以後,桑卡托遺跡限定Lv40後)後解鎖。由於戰鬥略有挑戰性,建議等級太低而且對戰鬥技巧特別缺乏信心的新手可以不必急著連續完成。

跟先前的主線任務相同,瓦倫投影召喚你前往避難所,出發前往落錘省(Hammerfell)龍尾山脈(Dragontail Mountain)中一個僻靜的山谷。這裡有一個隱修院(Abbey of Blades),一群紅衛戰士在這裡鑽研劍術的奧義。這邊稍微解說一下刀鋒會(The Blades)這個組織,並且辨明「刀鋒」(Blades)一詞在此的脈絡。

原始的刀鋒會起源,是在奈恩上另一塊阿卡維爾大陸上的獵龍戰士。第一紀元末期,阿卡維爾人入侵泰姆瑞爾,他們在蒼山隘口(Pale Pass)與雷曼一世領導的希羅帝爾(Cyrodiil)聯軍遭遇,當他們聽到雷曼一世發出龍吼,全體自動下跪順服,表示雷曼一世就是他們長久以來尋找的龍裔領袖。由於這群強大的阿卡維爾獵龍戰士,雷曼一世得以順利征服大陸,建立第二帝國,他成立了神龍衛(Dragonguard)收編了阿卡維爾獵龍戰士,作為直屬皇帝的親衛隊。

一直到雷曼王朝絕嗣後,多名僭主登基稱帝。本來發誓只服侍龍裔帝王的神龍衛被迫轉入地下。在ESO的故事線上,薩汗原本被瓦倫任命為神龍衛的隊長,在Soulburst事件後失蹤,仍在帝都活動的殘餘衛隊被攝政女王克拉薇亞.薩恩(Clivia Tharn)驅逐。後來,一直要到第二紀元末,又出現一個真正的龍裔帝王泰伯.賽普丁(Tiber Septim)統一大陸建立第三帝國後,神龍衛才得以再現江湖,重建後稱為刀鋒會(The Blades)。重建後的刀鋒會,權力跟地位都比以往更為崇隆,甚至是皇帝的私人情報組織。

回到我們的主線任務時間點,真正的「刀鋒會」尚未成立,我們所要去的山谷,其「刀鋒」之名,來自於卡素拉在此傳授紅衛人「軀體、刀鋒、卓越」(Body, Blade, Brilliance)合而為一的武學藝術

抵達山谷後,薩汗相當興奮,因為即將見到亦師亦友的導師卡素拉,沒想到一轉彎,見到一幕慘不忍睹的景象。整個隱修院被焚成廢墟,四周都是傷亡。

卡素拉在中間的斷垣殘壁間等著薩汗,也受了不輕的傷。她告知曼尼馬可已經派了蛆蟲教徒前來燒殺擄掠,目的當然是要強奪鑰匙。他們還放置了三個直通堙滅(Oblivion)的符文石(Sigil Stone),會輸送源源不絕的魔族進來。跟卡素拉對話完後,便要先摧毀這三個符文石。

符文石外觀有些黯淡,但是週圍有一圈淡淡像煙霧一樣的東西可以辨認,找到以後不要等待,馬上按E將之摧毀。

你的三個同伴阿布拿、薩汗、莉瑞絲都能幫你暫時擋住從符文石召喚出來的魔族,摧毀後回頭收拾即可。三個符文石摧毀後,會天降一個巨怪泰坦(Titan),血量約210K。雖然外型很巨大但不算特別難打。

消滅泰坦後,等於魔族的威脅暫時解除,卡素拉就會領你們去放鑰匙的地方:山谷中的古代戰士墓穴(Ancestral Crypt)。因為墓穴入口比較隱密,莉瑞絲感覺奇怪,阿布拿馬上又抓住機會譏刺莉瑞絲:「我才要懷疑你們天際省還有哪座墓沒被盜過的!你們總該跟落錘省的人學一兩樣優點吧!」薩汗幫莉瑞絲出頭:「我認為(你這個)尼本灣(Nibenbay)的人也該跟我們落錘省的人學學什麼叫禮貌。」

一進入古墓,薩汗便會嚴肅地交待你,此地長眠了好多位偉大的古代劍歌者(Sword-Singer),要你莊重肅穆,以免褻瀆先人。

進入主要墓室後迎面便是一座階梯,穿過階梯盡頭的門框內,裡面的箱子就是封印護符的鑰匙:斯坦德爾的慈悲之戒(Ring of Stendarr’s Mercy)。取了鑰匙後,曼尼馬可的投影便出現了。他還是鍥而不捨又剛好來遲一步地追問諸王護符的下落,而且幹出最下作的事情:操弄死靈法術,褻瀆墓穴內的劍歌者,讓他們復活起來追殺你們。

這邊算是主線任務至今最難的一場戰鬥。曼尼馬可會先後召喚兩波,總共七個古代劍歌者,血量從30K到100K不等,如果引戰得宜,一次只跟一個敵人衝突,就問題不大,但如果陷入多線作戰,戰鬥經驗較少的新手在這邊會比較吃力。若你不幸陣亡,復活後,七個劍歌者也會全部重生,要從頭再打一次。

打敗七個古代劍歌者,薩汗催促你先帶鑰匙回避難所,其他人則要與卡素拉一同留下來善後。回到避難所後向瓦倫報告隱修院被毀,以及曼尼馬可洞悉我方行動的情報。瓦倫說等到其他人回來後,會通知你一起前往桑卡托遺跡。任務結束。

桑卡托的暗影(Shadow of Sancre Tor)

接到瓦倫的通知後,返回避難所。瓦倫告訴你,薩汗是將諸王護符藏在桑卡托遺跡的墓穴裡,他要你直接跟薩汗討論。

桑卡托(Sancre Tor)是個充滿神話傳說的地方。根據第一種版本記載,艾萊西亞是在桑卡托獲得神聖的啟發,決定率領奴隸起義的。但是有史可考的艾萊西亞生平跟這衝突,因為她的青年時代並不是在這裡度過的。偽經(Apocryphal)則說桑卡托是亞曆德精靈的堡壘,被艾萊西亞率軍佔領。

另外一個起源神話則聲稱荷洛爾王(King Hrol)在桑卡托的遺址上與艾萊西亞的靈魂交合後,獻出自己的生命,這個交合後留下的小泥堆長成了小山(Golden Hill)或稱荷洛爾之丘(Hrol’s Hillock),吸引了一堆信徒定居。九個月後,一個牧羊女在小丘上聽到嬰兒的哭聲,而且嬰兒的額頭上,就佩戴著諸王護符。這個嬰兒長大後,就是第二帝國開國皇帝雷曼一世。

總之,對於第二帝國的雷曼王朝,桑卡托是個聖地,列代雷曼王朝的帝王公卿,以及神龍衛的重要領袖,都安葬於此。這也就是為什麼桑卡托遺址實際上是個大型墓穴。

薩汗告訴你,上次從隱修院取回的鑰匙,可以開啟桑卡托之中的先王密室(The Vault of Kings),密室的門是由斯坦德爾加持的神聖力量封印。說時遲那時快,瓦倫已經開好傳送門,把你們全都送去了桑卡托(內部)。

註:如果你去ESO遊戲內的希羅帝爾(Cyrodiil)省,也就是陣營戰場所在的那塊地圖,你是可以真的看到桑卡托遺址的,它位在科羅(Chorrol)的北邊,過了瑞勒斯堡壘(Fort Rayles),附近有一個曼德斯石「法師」(The Mage)。桑卡托在單機版的四代(The Elder Scrolls IV: Oblivion)中也有出現,是故事主線任務裡的重要地點,這裡不多贅述。

抵達桑卡托之後,穿過走廊向內走,就是墓穴前室(Sancre Tor Antechamber),曼尼馬可的投影出現了。這次他的投影又高又大,依然不放棄恐嚇大家交出諸王護符。由此可見曼尼馬可也知道自己的力量無法暴力破解斯坦德爾的神力封印之門。諸王護符為何對曼尼馬可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因為諸王護符本質上是一個獨一無二的靈魂石,曼尼馬可相信他取得了這個神器之後,就能將死靈法術提升到超越魔神的境界。阿布拿當面指出了這一點,但曼尼馬可也不在乎他的心思被人講出來,一番威脅後投影便消失了。阿布拿不忘嘲笑說,曼尼馬可的投影這麼高大,顯然是為了補償自己最介意的某種缺陷。

墓穴內室

沿著南邊通道進入內層(The Sancre Tor Interior)後,有一扇門可以通向英雄之墓(Crypt of Heroes)。這個空間不是必須經過的,進入以後曼尼馬可會喚醒很多骷髏並有一個小Boss(Lord of Iron and Woe)。打敗這些骷髏可以搜刮到不少東西。不進入英雄之墓也沒有關係,可以沿走道進入墓穴內室(the Inner Chamber)。進入內室後,曼尼馬可在中間的草地又出現投影。這次他說得很白,他就是要靠諸王護符的力量,連莫拉格.巴爾都能被護符吸收,他就能夠取而代之。曼尼馬可得意忘形的演講結束後,就會招喚蛆蟲邪教的死靈法師與骨頭怪,這裡要先惡戰一場。萬一你在這裡想要暫時逃走,東北角會有一個直接回到避難所的傳送門。薩汗在這邊會被曼尼馬可針對性攻擊而負傷。

戰鬥結束後,進入內室庭院(Inner Courtyard)。這個庭院的特色是中間有一株開滿粉紅花的樹,十分漂亮。薩汗經過剛才的惡戰,明顯有些不支,你跟他對話後可以讓他先休息一下,阿布拿大概是被薩汗與莉瑞絲閃到了,故意傲嬌的說你們慢慢休息,我去那邊吃個午餐(?)。

內室庭院

薩汗說,開啟藏寶密室的步驟,是攜帶鑰匙到兩個不同的祭壇上去祭拜。第一個祭壇必須穿過他神龍衛歷代前輩的安息區域(Dragonguard Tomb),這塊地方在內室庭院的西側。一進去神龍衛的墓園,曼尼馬可就褻瀆了那些前輩的遺體,將之復活並攻擊你們。在這裡薩汗不會加入作戰,因為他不想與他的前輩為敵。左右兩邊下樓都可以,建議不想多打怪的人,可以原路上下即可。在西側盡頭是祭壇的火盆,點燃後,就回到剛剛的內室庭院。

神龍衛墓園

內室庭院的東側走道通向雷曼藏寶室(Reman Vault)。要想穿過雷曼藏寶室,左邊有一個解謎的小關卡要完成,以便放下木橋跨過深溝。總共有四根拉桿,右邊第一根是復原用的,先不要碰他,順序是:左二、左三、左一。如果順序拉錯,可以拉右一還原以便再次嘗試。穿過橋以後就會抵達第二個祭壇,點燃火盆完成儀式,曼尼馬可又會召喚一堆敵人來攻擊你們。

兩個祭壇都啟動之後,就要前往先王密室(The Vault of Kings)。返回內室庭院,向北走,會先抵達密室前廳(Vault Antechamber)。路上莉瑞絲跟阿布拿又開始互相鬥嘴,阿布拿又譏笑薩汗,把項鍊藏在這種又陰森又濕又臭的地方,聞起來跟裂谷城(Riften)的妓院有87%像,真像是你的品味。莉瑞絲說:一堆死人骨頭跟腐爛的臭味,應該跟你薩恩的家族墓穴100%像吧,你來這裡就像跟祖先重逢吃團圓飯一樣親切對吧。

在這邊,你又可以聽曼尼馬可吹噓一遍等他成神、整個泰姆瑞爾都向他下跪的美好景象。那一圈白白的影子,全都是現在泰姆瑞爾大陸上各陣營各區域的領袖,你若有空可以繞一圈看看名字,全都是你將來能在遊戲中面對面見到的NPC。等到曼尼馬可噴完口水,打敗他召喚的敵人,就是本任務最後一階段。

旁邊下跪的全是泰姆瑞爾大陸上的領袖

到了先王密室,先跟薩汗交談。接著上前去,遊戲將提示你使用斯坦德爾的慈悲之戒,打開封印的門。

曼尼馬可這時候已經不是投影,是活生生的出現在裡面(他怎麼進去的?),血量510K,算是有挑戰性的Boss。當然事不宜遲,眾人撲上去一陣亂打,當他被打到斷氣時,靈魂立刻出竅,還興奮地高呼:

你們馬上就要見證我真正的力量!當我從死裡復活的時候,就是我超凡入聖成神的時候!

忽然天上嗡的一聲開了一個暗錨一樣的大口,莫拉格.巴爾現身,一手揪住曼尼馬可,怒道:

你將為你的傲慢付出代價!你將永遠在痛苦中掙扎!你的尖叫與哀號會迴響在整個堙滅之境,作為對其他人的警告!

這就是諸王護符

莫拉格.巴爾一拳就把先王密室中間的地板捶凹,順手收走了曼尼馬可的靈魂。最後你們終於能取回諸王護符,回到避難所。瓦倫感嘆道:

蛆蟲之王失敗了,我們終於能睡得稍微好一點。但這不會太久。莫拉格.巴爾依然是個嚴重的威脅,一定要阻止他的位面接合計畫(Planemeld)。

任務結束。

重組五人團(Council of the Five Companions)

這一段是純對話劇情,沒有任何戰鬥或是跑地圖。至今為止你已經完成取回諸王護符的任務,瓦倫再次將你召回避難所,感謝你的努力,由於你擊敗曼尼馬可,他的蛆蟲教徒已經鳥獸散(這看看就好,因為各地圖支線你仍然會常常遇到他們,不要緊,這是為了開放世界不得不產生的吃書現象)。瓦倫問你,想不想看看曼尼馬可如今的下場。這裡可以選擇看或是跳過,都不影響。如果選擇要看,瓦倫會把你送到他最初給你看那個「心靈景象」的地方,然後你會看到曼尼馬可屁滾尿流地向莫拉格.巴爾求饒。

回來後,跟薩汗對話。薩汗作為一個資深戰士,突然十分感情豐富的提出要求。當初五人團是因為出了內鬼而分崩離析,導致後續的悲劇,現在五人中的四個如今已經重聚,他十分希望能有個重組跟補償的機會,也許更正確的說是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站起來,他想邀請你加入,成為那第五個人,完成這個使命。

儘管薩汗最後口氣有點哀求,說,不要看得太沈重,這是個象徵性的,就當作是應付一下我這老戰士吧。但是你可以選擇拒絕,對後續的劇情並沒有特別的影響。

接著莉瑞絲會跟你閒聊,問你整件事情結束後你有什麼打算,氣氛可說是輕鬆中透著一絲不祥。

嘴臭三千里的阿布拿終於開口了,既然大家都要感謝你,阿布拿自然也發表了他的看法:牛犁了田,農夫也不會感謝牛,雖然莊稼是都長好了。他說他可不像其他人一樣現在只會講些濫情言論令人想吐。

那就說重點。首先,必須阻止位面接合計畫。根據他們薩恩家世代相傳的,關於魔神位面的知識,他相信在泰姆瑞爾上無人可比。所有的知識都告訴我們,不可能有「凡人」能夠「殺死」魔神。但是現在,諸王護符已經在我們手上,當初是由他使用諸王護符主持的儀式,導致了Soulburst事件,使得莫拉格.巴爾收割了無數凡人的靈魂,包括你的那條在內。阿布拿認為可行的計畫是,再用諸王護符舉行同樣的儀式,只是,要把這個儀式放到莫拉格.巴爾自己的位面,也就是冷港中舉行,這樣應該能夠重創莫拉格.巴爾,逼他將之前收割的靈魂釋放,如此你就能取回自己的靈魂了。

聽起來很完美,阿布拿說,當然代價不可能低。要舉行這樣的儀式,必須要犧牲某個人的靈魂當成祭品。他要主持儀式,不可能犧牲他,你根本是無魂者,也無魂可用,所以必須在瓦倫、莉瑞絲、薩汗三人之中,選一個人當成祭品。

這個條件聽起來很殘酷,但是瓦倫、莉瑞絲、薩汗三個人全都爭相表示自願犧牲。好在,這個選擇不需要現在決定,只是預告你最後會發生的事情。瓦倫說,接下來,就是看該如何滲透到冷港,你可能需要為此做好準備。到那時,你們五個人將最後一次重聚,一起完成這件事。任務結束。

注意:這個任務完成後,你會發現任務列表裡便不再有Main Quest(主線任務)的分類了。且慢驚慌,因為接下來這個故事會轉移到另外一個類別去繼續。預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傳信泰姆瑞爾(Messages Across Tamriel)

本任務的起始方式比較特殊。如果你已經完成自己的陣營所有主線,那麼本任務將在陣營主線完成的時候開啟,會由陣營領袖親自交付任務,並將你傳到下面陣營城市相關的法師公會中。如果並沒有完成陣營主線,但已經完成上一個「重組五人團」任務,那麼有個新的訪客會現身來找你。他就是泰姆瑞爾法師公會的創始人、現任領袖瓦努斯.加里昂(Vanus Galerion)大法師。

關於加里昂大法師的背景故事,遊戲中有些書籍有談到。他原本是賽伊克教團(Psijic Order)的成員,並且是曼尼馬可的同學,兩人也曾經是好友,但是眼看曼尼馬可對死靈法術日漸沈迷,更可怕的是感受到曼尼馬可對力量的崇拜與追求充滿危險,將來必成大患,加里昂多次勸諫無效後,毅然脫離不問世事的賽伊克教團,來到泰姆瑞爾大陸上,創立法師公會(The Mages Guild),希望能為大陸上的法師們提供一個正派引導的組織。用我們的文化來理解,你可以把加里昂大法師想成是少林寺方丈這種得道高僧,受各方人士敬重,他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也不屬於任何一個政治派系,具有超然的地位。

加里昂大法師說話單刀直入,表示現在是解決莫拉格.巴爾危機的關鍵時刻,需要你的幫忙。依據你的陣營不同,他會請你先去你自身陣營的城市,和一位輔佐領袖的重要官員對話:

  • AD陣營:Razum D'ar(Skywatch/Auridon)
  • DC陣營:Copper Dariah(Daggerfall/Glenumbra)
  • EP陣營:Thrush(Mournhold/Deshaan)

等到加里昂出現後,他會告訴你,請你出面幫忙是因為這件事情的敏感與重要性,法師公會與戰士公會都希望能夠出面解決莫拉格.巴爾的危機,但是現在三旗戰爭方酣,各國對於他們這種中立的單位突然活躍,都十分防備不信任,所以他們不方便直接介入協調,但是你不一樣,你有名聲,而且是個人的立場,最適合出來做這種外交工作。同時為了能讓三個陣營的領袖坐下來會談,他已經準備了一個中立區域斯德克島(Stirk)。

隨後加里昂開啟傳送門,陪同你直通自己陣營以外兩位國王/女王的謁見廳:

  • AD陣營:Queen Ayreen(Eldenroot/Gratwood)
  • DC陣營:King Emeric(Wayrest/Stormhaven)
  • EP陣營:Jorunn the Skald King(Mournhold/Deshaan)

程序都差不多,加里昂行禮問候之後,首先向對方介紹你,接著由你向對方說明來意。大家的反應都差不多,雖然半信半疑,但都承認這個事情很重要,同意出席三方會議。

回到剛剛出發的那個法師公會,加里昂對這次的傳信協調結果感到滿意,任務結束。隨後馬上就可以從他接到下一個任務:三王會談。

三王會談(The Weight Three Crowns)

空洞之城(The Hollow City)

梅瑞迪亞的軍隊(The Army of Meridia)

Light from the Darkness

Breaking the Shackle

跨越裂口(Cross the Chasm)

摧毀收割之心(The Harvest Heart)

攻陷大本營(The Citadel Must Fall)

最終攻勢(The Final Assault)

詭計之神(God of Schemes)